當前位置: > 法治新聞 > 法治時訊 >

養育女兒8年發現竟然非親生

2020年08月10日10:25        法幫網      免費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高蒙在發現女兒莉莉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后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與起訴“前妻”索賠相比,他更舍不下孩子,希望能把莉莉留在身邊,“但孩子沒有戶口,留在我這她將永遠是個黑戶”。

  高蒙告訴新聞,他是陜西咸陽人,2010年在鄭州打工時認識了莉莉的母親孔某,二人同居后在2012年9月生下了莉莉,“孩子出生前,孔某突然說她有家庭,還沒離婚”。

  孔某的婚姻狀態打亂了高蒙原本的計劃,也為莉莉成為“黑戶”埋下伏筆。高蒙說,他曾想等孔某離婚后二人即刻結婚,解決莉莉的戶口問題。但孔某離婚事宜一直拖了近3年。2015年,他終于等到孔某的離婚判決時,孔某卻在一個月后走了。

  親子鑒定結果顯示高蒙不是莉莉的生物學父親。 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此后,高蒙與幾個姐姐共同撫養莉莉長大,直到2018年莉莉要上學時,高蒙按照戶籍民警要求,想通過親子鑒定為莉莉上戶口,但結果顯示,莉莉并非他的親生女兒。

  高蒙說,盡管這個結果對他打擊很大,但一家人商議后還是決定繼續撫養莉莉長大成人。這個決定也讓莉莉的戶口問題成為擺在高家人面前的一道難題,“孩子不是親生的,我也不具備收養條件,沒有辦法為她上戶”。

  此后的一年多時間里,高蒙經過多方打聽,終于得知莉莉的母親孔某改嫁到山西芮城,他本想通過孔某為莉莉上戶,但這個要求遭到孔某現任丈夫王某的拒絕。

  8月4日,芮城縣風陵渡派出所一名張姓民警稱,今年4月高蒙找到孔某及王某要求給孩子上戶口后,他曾多次調解此事但至今未果,“王某現在已無法繼續溝通,我們也管不了了”。

  鑒定風波

  自從2018年12月拿到與女兒莉莉的親子鑒定報告之后,高蒙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場情與法的較量當中,從而深陷泥潭難以掙脫。

  親子鑒定報告中“排除高蒙為莉莉的生物學父親”的鑒定結論曾讓高蒙感到憤怒、顏面無光,但面對當時年僅6歲的莉莉,這個40多歲的西北漢子內心開始變得柔軟,“畢竟孩子叫了我那么多年爸爸,就算不是親生的,我不能不管她”。

  據高蒙回憶,2010年,他剛離婚不久,離開家鄉咸陽前往河南鄭州打工,其間認識了莉莉的母親孔某,之后兩人以同居關系在鄭州生活,但一直沒有辦理結婚手續。

  2012年初,孔某懷孕了。高蒙說,他當時認為這是一個喜訊,并借此提出與孔某辦理結婚登記,但孔某一直以各種理由推脫,直到孩子出生前,孔某才告訴他,自己已在老家結婚,還沒有離婚。

  孔某道出的實情讓高蒙覺得自己做了件荒唐事,但當時孔某已經快要臨產,高蒙騎虎難下,遂與孔某商議將孩子生下后盡快辦理離婚,重新組建家庭,共同將孩子撫養長大。

  由于二人沒有辦理結婚登記,莉莉出生時沒有出生醫學證明,一直沒法上戶口。高蒙的姐姐高潔告訴新聞,莉莉一歲左右時,孔某稱自己要打工賺錢,還要與丈夫打離婚官司,無暇照顧莉莉,遂將孩子從鄭州送回咸陽,由高潔等親屬照顧。

  約兩年后,孔某的離婚官司幾經波折終于宣判了,高蒙本以為他很快將迎來安定的生活,但僅僅一個月后,就在他催促孔某辦理結婚證時,某天上午,孔某悄然離開了他們的住所,之后再沒有回來。

  據高蒙回憶,2015年國慶節前,一天他前往單位上班時被告知因國慶節放假輪休,當天不用上班,他便返回住所,發現孔某正在收拾東西,追問之下,孔某稱只是收拾房間讓他不要多想?啄畴S后提出,工廠要求她辦理一張銀行卡發工資,她聲稱要外出辦卡,離開后就沒了音訊。

  “她出門前我勸她說,做任何決定前想一想孩子,但她還是走了。”高蒙說,他當時已經預感到孔某另有謀劃,但并未阻止?啄畴x開3個多月后,曾電話聯系過高蒙,稱想念孩子,二人因此產生糾紛,后經派出所調解,孔某留下2萬元撫養費后便與父女二人斷絕聯系。

  但莉莉的戶口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高蒙說,2018年前后,眼看著莉莉要上小學了,卻因沒有戶籍而不能入學,他多次咨詢后,派出所一名戶籍民警告訴他,前往司法鑒定機構出具一份親子鑒定報告就能為莉莉上戶。

  高蒙聽從民警的建議,在2018年12月與女兒莉莉做了親子鑒定,但鑒定結果讓他如遭雷擊。陜西省西咸新區華大法醫司法鑒定所于2018年12月11日作出的親子鑒定報告顯示,“依據現有資料和DNA分析結果,排除高蒙為莉莉的生物學父親。”

  “買”戶口

  “非親生”的親子鑒定結論不僅讓莉莉上戶口的計劃化為泡影,也讓高蒙遭受沉重打擊。他告訴新聞,那段時間他感到無法面對自己的過去,甚至無法面對莉莉,但消沉過后,他還是決定直面這些問題,“畢竟養了這么多年,有了感情,我和姐姐都無法割舍下這個孩子”。

  留下莉莉,這是高蒙及姐姐包括他現任妻子,在獲知莉莉與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之后作出的最終決定。盡管此前有律師建議他起訴孔某進行索賠,但高蒙放棄了“維權”,他說擔心一旦起訴,莉莉則必須跟孔某生活,“她幾乎沒有和孩子在一起生活過,我沒法想象莉莉被她帶走后會過上怎樣的生活”。

  為了讓莉莉能有個戶口,高蒙找到民政部門希望通過收養的方式獲得莉莉的合法監護權,從而為她上戶。但咨詢之后,高蒙被告知,由于他離婚前與前妻已經育有一個女兒,并不具備收養條件。后來,又有派出所戶籍民警告訴高蒙,可以通過莉莉的母親為孩子上戶。

  就這樣,尋找莉莉的生母孔某成了高蒙2019年整整一年的主要工作。他說,自己在這一年里多次往返咸陽與鄭州,通過多方打聽,幾經周折后,終于在春節前打聽到孔某已改嫁到山西省芮城縣。但很快,新冠疫情暴發,各地封村封路,尋找孔某的事情因此擱置。

  高蒙說,就在他打聽孔某下落的這一年時間里,咸陽市一所學校聽說了莉莉的遭遇后,同意可以暫時讓莉莉上學,但戶籍信息必須盡快補上,“春節過后,校方曾多次催問過戶籍的事,如果還沒有戶口,一年級上完后他們也不敢再接收莉莉了。”

  高蒙意識到事情緊迫,今年4月,疫情剛剛得到控制后,他便帶著幾名親屬前往山西尋找孔某,但事情進行得并不順利。他們四處打聽,終于找到孔某家時,孔某的現任丈夫王某對他們的到來十分排斥,雙方險些發生沖突,甚至還報了警。

  高蒙說,后來在派出所民警調解下,王某同意讓高蒙支付一萬元便給莉莉上戶口,于是兩家人帶著莉莉一起給母女二人做了親子鑒定,認定了她們的母女關系,“但親子鑒定做完后,他們就變卦了,之前談好的價錢從一萬元變成一萬五千元,最后變到兩萬元。”

  更讓高蒙沒有想到的是,王某在提出加價后,又提出要“先給錢后上戶”。他說,經過之前的變卦加價之后,他已經無法再相信王某,他向王某提出可以先出錢,但必須通過民警,等拿到戶口本再由民警將錢轉交給王某,“但對方不肯答應,這件事就從4月份一直耗到了現在,一直沒有結果”。

  實際上,早在第一次調解時,高蒙答應給錢后,就已經將一萬元交給民警擔保,要求只要拿到戶口本就可以將錢交給王某及孔某。高蒙說,即便對方后來提出加價他也沒有十分反對,“我勸自己就當給孩子買了一個戶口,我不在乎吃虧,我只想女兒能有個戶口。”

  孔某走后,莉莉在高蒙與家人照顧下長大。 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進退兩難

  據高蒙的姐姐高潔回憶,今年4月下旬,孔某在與莉莉一起去做親子鑒定時曾坦陳,自己也想給孩子上戶口,但她現在已經改嫁,并且有了兩個孩子,在家里說了不算。

  8月4日,在芮城縣風陵渡鎮七里村,一名村民告訴新聞,自今年4月起,高蒙與親屬多次來過七里村找孔某及其丈夫商議給孩子上戶口事宜,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尤其是最近,事情被發到網上后,村里已人盡皆知,這讓孔某的丈夫覺得顏面無光,非常不滿”。

  上述村民稱,孔某自幾年前嫁到七里村后,很少與其他人來往,村民們只知道她是個外地人,其余一概不知。而孔某來到七里村之后,處境也并不樂觀,經常遭到丈夫王某毆打。

  當地一名村干部向新聞證實稱,孔某曾因遭到家暴向公安機關報警求助,村委會也曾前往其家中調解。

  當日下午,孔某的丈夫王某向新聞提及此事時稱,自己最近很忙,沒時間幫高蒙給孩子上戶口,也不愿讓孔某單獨出面辦理,“等后半年再說”。關于上戶口的費用,王某說,之前兩萬元可以辦,現在事情被捅到網上,讓他很難堪,“你們自己說得多少錢,我一個字都不想說了”。

  對此,風陵渡派出所一名張姓民警稱,他自今年4月以來曾多次找到王某協調此事,但對方始終不肯答應,“我本來都已經快說通了,事情突然又被在網上曝光,導致矛盾再次激化,王某還因此對我破口大罵,我現在也沒有辦法了。”

  上述張姓民警在提到王某對自己的態度時情緒激動,隨后將此前收取高蒙的一萬元退還,并稱這件事他管不了了。

  高蒙說,他現在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他認為王某明知孩子9月份就要開學,著急上戶口辦理入學,是故意推脫為難。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莉莉沒有戶口,就這樣一直當個黑戶,也不忍心因為起訴孔某讓她把莉莉帶走,“一旦起訴,我沒有任何可能繼續撫養莉莉,孔某和孩子沒有感情,她現在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我怎么能放心讓她把孩子帶走”。

  對此,高蒙戶籍所在地陜西省禮泉縣公安局駿馬派出所一名戶籍民警表示,高蒙為給女兒莉莉上戶口曾多次來到該所,但孩子沒有出生醫學證明,親子鑒定結果也顯示他們并非親生父女,按照規定不能為莉莉辦理戶籍。

  上述民警稱,他們在了解莉莉的情況后,曾給出建議,認為高蒙不具備收養條件,而莉莉的生母仍健在,不是孤兒,不能辦理收養手續,只能在莉莉生母的戶籍所在地為她上戶。如果對方沒有撫養的能力和意愿,可以雙方協商,由高蒙繼續撫養莉莉,“這是目前我們能想到的,最合法的解決孩子戶口問題的辦法,但如果對方不配合,這件事確實很難辦。”

  高蒙說,自從得知莉莉不是自己親生女兒后,他舍棄了尊嚴和面子,四處求人,只希望讓莉莉能像其他孩子一樣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但現在我已經走投無路,實在沒有辦法我只能‘撒手’,我不能因為自己舍不得,讓孩子沒有戶口,連學都上不了”。

如您還有其他的法律問題,可撥打免費法律咨詢熱線:4000 110 148或咨詢 陜西西安推薦律師事務所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法幫網微信公眾號

rjqmf

  相關閱讀:

  男子殺人后逃亡新疆26年從不吃陜西小吃,被抓時已認不出自己父母

  1994年7月9日,陜西省咸陽市永壽縣青年郭某占因瑣事起糾紛,用木棍將同鄉村民擊倒并導致其死亡。逃亡期間,郭某占隱姓埋名在新疆打零工,改變了陜西口音,也從不敢吃陜西小吃,怕被人認出身份。 多年來,永壽警方經過不懈努力,一名叫楊曉東的新疆籍男子進入……[更多]

  網傳陜西兩干部灌醉女同事后亂性,當事人:假的,有人拿她手機發的

  據西安商報微博,近兩天,陜西清澗幾張關于兩名干部灌醉女同事后亂性的微信聊天記錄在朋友圈瘋傳。其中一位干部稱與事實嚴重不符,當天僅是喝酒。同時,他指出微信并非該女子本人所發。據悉,當事雙方均已報警,當地警方正在調查中。 另據漩渦視頻微博,網友……[更多]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 男子養育女兒8年發現非親生:女方已嫁人,孩子無戶口難入學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推薦律師
新聞排行榜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
視頻推薦
視覺焦點
每日推薦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福建省11选5开奖